公告版位
抗議Hinet色情守門員網路連署 http://0rz.tw/934xe

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承認,樂高是很好玩、老少咸宜的益智模型玩具。對於一個在建築業界工作的人來說,模型總是很有吸引力。嫁給這個人之後,我才第一次知道這個可收藏、會增值、還有達人專業比賽的玩具領域,也親手完成了我的第一個模型:城市系列的警察車。   那天,當我看著說明書,組了一半的警察車時,婆婆來了。她看到客廳桌面上的模型零件,眼神閃過一絲驚異:「妳…也在玩這個?」我靦腆地笑了笑,知己知彼,是開戰前的準備啊!事隔多月我才了解,當時的婆婆有多麼地忐忑不安,她也害怕她兒子把我帶壞了,從此兩人會陷入滿坑滿谷的模型堆中。   第一場大戰,是某一天晚上…。   我餓著肚子等他回來吃晚餐,結果左等右等,等不到那個說「正準備下班」的人回家。我打手機給他,聽到周遭很吵雜的聲音,「喂~你在哪裡啊?怎麼這麼久還沒到家…」我聽到電話那端有叫賣擴音的背景音,感覺像正在一個賣場。   「我…我…我正要回去啦!」結巴…。據女人的直覺,這傢伙八成在說謊,我繼續追問:「那你在哪裡?很吵耶!」他回答:「因為…因為旁邊剛好有電視啦!是電視的聲音!」又結巴…。據女人的直覺,這傢伙十成在說謊。當下繼續追問一個打定主意要說謊到底的人,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所以我只跟他說,我等他回來吃飯就掛上電話。   又等了半小時之久,客廳的鐵門終於開啟了…。這傢伙提著一個大塑膠袋,裡面裝的很明顯是一大盒樂高。此時,端坐在沙發上的老娘我,整個火起來,但還是耐著性子先聽他怎麼說。「你不是說下班就要回來了嗎?」我的眼裡有殺氣。買了玩具的男人興高采烈又怯怯懦懦地回答:「我…本來是要回家的,但是突然想到樂高的特賣會,就…過去看看…」   我眼中的刀光瞄準著他的眉心:「那你剛才還騙我?」他的笑意收斂了很多,但還是試圖化解這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不是要騙妳啦!因為旁邊有人,妳剛好打電話來…。真的很便宜ㄋㄟ…我本來拿兩盒的,因為被老婆盯,所以又放回去一盒。」這個笨蛋,以為兩盒變一盒是有多乖,會讓我多高興嗎?買幾盒不是最讓我生氣的癥結點,而是…他騙我?!他竟然為了一盒樂高欺騙了我?!   想起我這個有血有肉、會哭會笑的女人,竟然輸給幾公分高,大部分是笑瞇瞇的一號表情的樂高人偶,我就想大罵髒話。「你竟然…讓我餓著肚子等你,竟然…為了買樂高騙我…」嗚咽…大哭…。男人的樂高被輕巧地放在地板上,愉悅的購物心情被我的哭聲打成片片碎片。他愣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一臉無辜,不知所措。   
    這些笑瞇瞇的小人,像他一樣笑瞇瞇的混蛋,我看到就有氣,想到就想扁。你們,不知道人生疾苦嗎?還笑!第一場戰爭,我不甘心地輸了。 註:孫子兵法「瞞天過海」計 使用偽裝的手段,利用機會,趁對方不注意的時候,出其 不意的行動,讓人措手不及。

艾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我以為五年的感情,我已經夠了解他了,但是在婚後不到一百天時,我發現我錯了!我是個反同居者,一直以來認為愛情裡應該保有距離的美感,當然這樣是會有盲點的。我好不容易接受了一個男人可以看到我穿著內衣小褲褲在家跑來跑去,好不容易接受了和一個男人在同一個馬桶上棒賽,好不容易接受了男人胯下癢的抓抓抓或是香港腳的搓搓搓,但是我還是發現了他一直以來我不知道的那一面。   這個人沒有什麼不良嗜好,算是他的優點之一。不過,我抓狂了好幾次,因為婚前說要擺放我的書的書架上竟然擺滿了樂高模型玩具。還沒結婚之前,因為兩個人沒有住在一起,根本不知道對方究竟有多少東西。而婚後,他看到我堆積成山的保養品傻眼,我也在看到書架上工作間連雜物間都擺滿了他的玩具而覺得好想哭。   第一次我覺得,我根本不了解這個男人,我了解的只是他的善良體貼和表象,婚前我根本不知道他平常到底在幹嘛?我不知道他即使存款只剩下幾百塊每餐吃麵包也要買樂高,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看到電車男會那麼感動(原來他們的本質根本是一樣的),我也不知道他的大方讓他口袋空空,我不知道有一天我會覺得自己必須要如此和樂高模型爭地位爭空間。   妳知道妳的老公在幹嘛嗎?不管他是在打高爾夫還是在釣魚,妳可以和他的興趣和平共處嗎?對沒有同居經驗的新婚夫妻來說,結婚,不是幸福的終點站,而是殘酷考驗的開始。一場女人和小人的戰爭,已經開打! 圖片來源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181&t=164291&last=1264613 PS:因為某人堅持不能讓他的樂高寶貝們曝光,圖片只好在網路上找…一一”

艾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 May 23 Wed 2007 17:55
  • 打...

如奔騰的千軍萬馬 似噠噠不止的馬蹄聲 奮勇向前 令人心癢難耐坐立不安 此時 我想你已穿越了那片草原 彷彿身陷沙漠中的饑渴 殷殷盼望眼前突然出現綠洲 狂亂腐蝕了所有念頭 幻化成輕緲白煙飄盪在這氛圍上空 一個人的手感 十指交互應用 掌心濡濕滲出手汗 女人不值得信賴 只有自己的身體不怕背叛 律動的節奏 衝刺的高潮 旁若無人的痛快 我感覺加速的音波 聲聲在這寧靜的公共空間渙散開來 你一個人 不知看著什麼樣的螢幕畫面 就這樣自顧自地打著… 就這樣打著… 停止吧!好嗎? 再不停止我想咬人了! 有點公德心,在公司打字那麼大聲幹嘛?! PS:希望你在閱讀這段文字時   沒有不小心想到別的事

艾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前幾天的一則新聞,淡江的一個笨學妹和小男友性愛自拍在網路上「不小心」曝光,引發軒然大波。小男友的自拍相簿本來是有鎖碼的,就在那短短「不小心」開放的時間,被瘋狂點閱傳播,笨學妹懷疑小男友是不是以此為他的相簿衝人氣增加點閱率。   我認為性愛自拍不是什麼變態,也許還是一種情趣,我看到的變態,卻是所謂「衝人氣」這件事。自從新資訊科技快速發展,網路的普及化,以及部落格時代的來臨,「自我」突然被放大了,所謂「衝人氣」的迷思根本就是來自一種「自卑」與「自我膨脹」的複雜情緒。   有些人也許在現實生活中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但在自己的部落格裡,沒有主管、沒有老師、沒有教官、沒有父母,只有你自己進行自我造神運動。在自己的部落格,用文章、圖片、回應訪客的留言、整體呈現的方式來塑造一個虛擬世界的自我形象。這個形象,也許和現實相距不遠,也許差異很大。無論如何,這是一個自己打造的小小天堂,你就是天堂裡唯一的神。很多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前來膜拜,久而久之,現實生活中自卑的人開始找到勇氣,覺得點閱率等同於肯定。   自我膨脹在於識己不清,搞不清楚自己幾兩重,只是覺得想「紅」,這樣的現象特別會出現在新一代的年輕部落客中。第一種作法,他可能像是蟑螂一樣無所不在,主動出擊到各個部落格留下一模一樣的廣告留言。對於這種人你們一定很熟悉,「我來訪了,給你推推喔!有空也來看看我的部落格吧!」看到類似這種留言,我的作法是一律刪除,推你的大頭,再來推我就踹死你!   第二種作法,被台灣的變態媒體同化得很厲害,部落格一律市場、收視率導向。明明知道寫出來會被公幹或掀起筆戰,他偏要寫,因為有筆戰就有客人,有客人就帶來點閱率,有點閱率表示有人氣、很紅了不起。政治話題最敏感,腥羶色大家最愛看,一但掉進這種迷思裡,寫了什麼拍了什麼通通不奇怪。   我看到很多大頭照自拍,年輕女孩穿著小可愛對著鏡頭擠出乳溝,我也看到本來私密的個人性經驗被大喇喇地公開,描述得越詳細越精采越多人討論,然後平凡生活裡名不見經傳的普通人就產生變成部落格族群名人的假象。基於人性的偷窺欲,很多想紅的部落客認為操作自我是最能夠迅速竄紅的短線,一方面是因為本來就是自己的經驗,寫來順手又不用太多想像能力和心力,一方面滿足大家的偷窺欲必定可以帶來豐富的點閱率。自拍更是方便,不用模特兒,只要一台數位相機,幾分鐘的時間,賺點閱率可比我坐在電腦前辛苦編排故事還方便。   想紅不是什麼壞事,但是應該各憑本事。我實在很不樂於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將「自我」商品化的現象,這是價值觀的扭曲。舒淇雖然早期是脫星,但是我們看見她穿上衣服之後的努力,如果個人隱私因為方便快速投資報酬率大而變成一種長期販賣的商品,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就完全崩解了。   行文至此,我還是忍不住在最後批判一下轉變成以收視率導向的新聞台首頁,雖然每個人有發表的自由,我們的確應該尊重火星文和自拍的次文化,但是把這些區塊推上最前線的媒體平台,就是讓年輕人陷入「衝人氣」迷思的幫兇啊!而看到這篇文章的你,是否也掉進這樣的迷思裡呢?出賣「自我」之後,還剩下什麼?

艾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

     我有一雙黑色高跟鞋,鞋型很漂亮、素面好搭穿,雖然是雙尖頭包鞋,但小羊皮的材質非常柔軟,我幾乎上班天天都穿。在使用率極高的情況下,這雙鞋還沒過季鞋跟就壞了,不是磨平而是整個鞋跟從腳後跟連接處脫落下來。   我向他撒嬌:「幫我修好不好?因為鞋面都還很好,像新的一樣,但鞋內裡已經髒了,我不好意思拿去給修鞋師傅修,我想應該用三秒膠可以黏回去吧!」他皺了一下眉,心裡應該有著OS:上次買長靴給妳當生日禮物,結果妳這個笨蛋拿出來穿又放不回去盒子,每次都要我幫妳收好,還要幫妳擦鞋,哪有售後服務這麼好的啊?這次…又是什麼?修鞋?!   當天晚上他買了三秒膠放在客廳的桌上,我想,我的愛鞋又燃起一線生機了。隔天,起床沒多久的我,聽到他一聲大叫嚇了一跳,走出房門看著廚房裡他的背影:「什麼事啊?叫那麼大聲嚇我一跳!」他沒有回應。迷糊的我突然想找某件東西,又繼續問他:「你有沒有看到我放在客廳的提袋啊?你收到哪裡去了?」他語氣很差地回答:「不要問我啦!每次東西都不收好,妳自己找!」   有必要這麼生氣嗎?我哼了一聲掉頭離開。嘟著嘴過了一會兒,他說要去上班了,並走過來問我他的眼睛有沒有怎樣?「怎麼了?」我問他。「剛才,打開三秒膠的時候膠突然噴出來噴到我的眼睛。」他說。這個笨蛋!所以剛才才會有那一聲大叫,所以跟我講話才語氣那麼糟…幹嘛都不說啊?   「看起來是沒怎樣,如果上班時覺得不舒服要去看醫生喔!」我嘟起的嘴慢慢恢復柔和的弧度。「那…我的鞋黏好了?」他點點頭。但是想到他剛剛對我不禮貌,我的臉色還是沒有太好看:「喔…你剛才幹嘛對人家那麼兇…我哪知道你的眼睛被三秒膠噴到?」我邊講邊走開到廚房倒水。   打開大門準備出門上班的他,又關上門折了回來對我招手:「來嘛…」我臉上還剩一點怒氣,但還是移動腳步走了過去。他沒有忘記上班前例行的愛的抱抱,笑瞇瞇的臉:「對不起…我以前沒幫人家這樣修過鞋耶!」想用他的委曲換來我的同情。然後,我用更委屈的聲音回答:「其實,我以前根本也不修鞋,壞了,就買一雙啊!」結婚之後,我奢侈大小姐的習性也改很多了。   他輕拍了拍我的腦門,呵呵笑著,然後快樂地上班去。結果,三秒膠終究黏不住我的鞋跟,但卻讓幸福的甜蜜,好黏好黏…

艾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