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你的情婦」我托著腮,看著坐在餐桌對面的你。你呵呵一笑:「為什麼?怎麼說?」我扁了扁嘴:「因為情婦是迎接你的夜晚,而妻子是歡迎你的早安。」

 

  「情婦是迎接我的夜晚,妻子是歡迎我的早安」你喃喃地覆誦了一次,咀嚼著這句話的意涵。「是呀,外遇的老公不是都這樣,假借交際應酬名義在外面跟女人鬼混,三更半夜還在和情婦纏綿,清晨時在情婦的臉頰留下一個吻,然後躡手躡腳回到家,躺回熟睡的妻子旁邊?」我解釋著婚外情的合理劇情之一。

 

艾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